第1009章 亡命之徒

沈歆瑶害怕极了,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,可是心里还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要冷静,要冷静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男人目光阴鹫,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枪抵在她的眉心,“这里,不是你一个人吧?”

    男人不动声色的威胁。

    沈歆瑶忽然意识到宗言曦还在,这个男人手里有枪,要是她拼命抵抗,男人可能会开枪,到时候还会惊动宗言曦,他可能会一起灭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沈歆瑶自以为冷静,实则落在男人眼里,她的满是恐惧的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掩饰,都掩饰不住,她此刻的心情眼睛会出卖她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变相承认,你就是沈歆瑶了?”男人笑了笑,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阴恻恻的,“你说我是直接杀了你,还是换个方式留你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的枪口依旧抵在沈歆瑶的头上,视线却投在了床头的相片上,“你未来老公?”

    沈歆瑶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男人屋里四处环顾了一圈,那些喜庆的红色似乎刺激的男人的神经,跟随他的兄弟死的死,被捕的被捕,他也是死里逃生,而这个害他的人,却过得逍遥,看看这栋别墅,也不像平民之辈,应该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女婿。

    “你要钱吗?我可以给你,只要你肯放我。”沈歆瑶尽量保持冷静,和他谈判。

    男人不屑嘲讽,“钱?我有钱的时候,能买下一座城市,现在钱对我来说没用,我有命拿,也没命花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,他能逃得了一时,却逃不了一世,他失去了出国的机会,在国内他就没有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男人将枪划过她的眉心,枪口一点一点从她的鼻梁,嘴唇,滑到下巴,紧接着是脖子,最后停留在她的右胸上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也从她的衣摆内伸进去,沈歆瑶惊得脸色煞白,身体卷缩,男人邪恶的笑,“你要怪就怪投错了胎,做了沈培川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男人掀开了她的衣裳,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她的身躯,“让你死,他们也只是痛苦一时,时间久伤痛也会变淡,我要你生不如死,让你爸一辈子也生活在痛苦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歆瑶明白了他是什么人,是和她父亲有仇的人,但是,她绝对不会让他得逞!

    “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杀了我。”沈歆瑶想要伸手去扣他手里的枪,男人淡然,“你死,我就把另一个房间的女人也杀了,你爸可是满嘴的道义,怎么,你倒想要连累无辜的人?”

    男人俯身在她的耳边轻笑,“实话告诉你,我可是亡命之徒,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,你把我惹火,我只会鱼死破,多拉一个人给我垫背!”

    沈歆瑶双手攥成拳头,瞳孔振动,眼里续满了水汽,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,决绝道,“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猛地扭头咬住男人的手臂,男人吃痛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,沈歆瑶趁机推开她,一股气跑都窗户边,试图要从这里跳下去,却被男人抓住重新摔回床上,“好,我现在就去枪杀了另一个房间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男人拿着枪就要走,沈歆瑶慌地拉住他,她绝对不能让宗言曦被自己连累,不然她怎么向庄嘉文交代?

    她怎么对得起他?

    她不能真的不顾及宗言曦的安危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床边,拿着枪指着她,“是你自己脱,还是我去杀人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沈歆瑶此刻半跪在床上,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,僵硬了片刻,她眼睛一闭,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,一把砸在地上,“你今天威胁我,他日,我必定亲手杀了你!”

    她的瞳孔凝聚的血丝,却不肯低头,“下次,换我死,也要拉上你来垫背!”

    男人盯着她,雪白的肌肤散发着诱人的光泽,他见过不少女人,曾经辉煌的时候也有不少情f,大学生,明星,他都玩过。

    她们大多只会讨好于他,没有一个敢忤逆他的。

    如今沈歆瑶的倔强劲,却让他趣意浓,“要是早两年遇见你,我一定把你抢来做我的女人,我就喜欢难降服的女人,现在你如果求我,我或许能放你一马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歆瑶僵硬在原地,他字里行间如同带着霹雳的电火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信我?”男人用枪口挑起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沈歆瑶稳住情绪,“你自己都说,你是亡命之徒,我怎么敢信你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男人笑,“你不试试,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