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我要是能打得过他,我非上前弄死他

易无心冷冷的扫了南宫羽一眼,并没有说话,只是那眼神,像是看一个白痴一样。傲面对外部势力,一个宗门的人,不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就罢了,居然还这么急于撇清关系,来讨好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南宫羽的这种做法,让易无心进一步对他轻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南宫羽,没想到你居然下贱到这种地步,堂堂一个靠山宗的剑首,干吃里扒外的事情,别人怕你,我水上月可不怕你!”

    易无心忍得住,不代表水上月也忍得住,但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的人,也会对南宫羽的做法不满,更何况水上月跟易无心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水上月,你给我闭嘴,你们这一对狗男女,进了遗迹之后,我再收拾你们,即使收拾不了你们,我也会告诉你背后的那位,我真的期待,当他知道你勾引小白脸的事情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南宫羽似乎已经破罐子破摔,无所畏惧了,看起来,这一次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,嘴巴里过分的越来越没有什么遮拦。轩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

    水上月的脸色红一阵紫一阵,说不出话来,只听见一声清越的剑鸣,寒霜剑出鞘,便准备向南宫羽扑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又是哪家蝼蚁,敢在此耍横!”

    只是未等她出手,却见叶天成根本不买南宫羽的讨好之情,反而言语冰冷。只见他目光不断地在水上月身上停留,如果不是还有些控制,他真想用神念扫视一下,这不知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美女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此等美女居然和圣女认识,却又被一群蝼蚁得罪,无论是为了讨好圣女,还是为了眼前的美女,他觉得此时挺身而出,英雄救美,当之无愧。网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南宫羽原本准备挑起易无心和少城主之间的战斗,如果能借助他之手除去易无心这个眼中之钉,就再好不过了,实在是不行,也要给他拉一些仇恨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叶天成就是一个白痴,眼中除了美女,智商那么低,男人想的那点破事,真的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南宫羽气的冷哼一声,一时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,心念急转之间,干脆不再言语,带着一帮众人,准备离开这处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这两方势力,他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一声清脆又冰冷的呵斥,南宫羽冷冷地打了一个哆嗦,原本跨出去的身子,不由一顿,他想走,如今却有人不想让他走,转过身来,定睛一看,原来是圣女。轩

    “得罪了我表姐,就这么算了,你倒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原本圣女遇到熟人,一阵兴奋,只是这美好的兴致根本没有持续多久,就被眼前这个不开眼的家伙给打扰了,眼下,见没得到什么便宜就要离开,水清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“圣女,你想怎么样,不要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南宫羽当然知道这水清宫不好惹,他要是知道水上月跟水清宫的圣女有关系,他也不会来招惹水上月,甚至远远地躲着她都来不及,哪里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只是眼下这圣女的咄咄逼人,让原本心高气傲的他,感觉到了极为憋屈。

    他也是靠山宗的天才之一,凭

    什么受这种压迫的气,从来都是他压迫别人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今天你若不道歉,我水清宫不妨教教你如何好好做人……”圣女言语越发冰冷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灵力属性的缘故,周围的空气开始不断地聚集一些白雾。说

    “哈哈,圣女霸气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小子倒霉了吧,他不知道水清宫从不吃亏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活该,敢招惹圣女,我要是能打得过他,我非上前弄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,议论纷纷。一听到圣女如此的霸气,像是一颗深水炸弹,丢到了水里,原本潜水的吃瓜群众,纷纷炸开了……

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接连被两大势力得罪,而且是他想巴结的两大势力,南宫羽的脸色,像是猪肝色又喷了一层红色的乳胶漆,红的发紫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南宫羽不知如何进退。轩

    “小女娃,我靠山宗的弟子,还轮不到你来管教,哼!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忽见一群人,御空而来,转眼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,带头的是靠山老祖,不过出言的却是执法长老,这种事情,他来处理,原本就是他分内之事。

    “见过宗主,各位长老!”

    南宫羽不由脸色一喜,众人的到来,刚好解了他燃眉之急,立刻抱拳施礼。众弟子也跟着向一行人行了礼数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转身问起,他开始了解事情的经过,眼光不断地变幻颜色,只是听完南宫羽的汇报,不由暗骂一声“废物”,但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有外人在,不是追究他们责任的时候,他可不能像一帮小辈一样,一点不顾宗内利益,更何况宗主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水清宫的圣女殿下,老夫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王长老一直是靠山宗对外的窗口,长袖善舞的事情,也不是第一次做了,眼前这样的矛盾,在他看来,无疑只是鸡毛蒜皮的小摩擦而已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水如玉见王长老笑脸相陪,原本还准备不依不饶,只是被身边的水上月拉了一拉衣袖,颜色之间,互相交换了一下神念,她不得不放弃了。

    毕竟没有真的打起来,对方长辈在,她不得不给对方一个面子,即使不看长老的面子,也要看身后宗主的面子。

    易无心把这些全看在眼里,不过,此事他记住了,一旦有机会,他会一一十倍奉还!

    跟夫子相互交流了一下神念,夫子点了点头,原来这些人,跟一些大人物商定,如何进入这一次遗迹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……”

    夫子出面,给大家开始讲解规矩,这一次遗迹之行,死亡率预估比上几次还会高,进入与否,奉劝大家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在机缘与死亡面前,每个人的选择由自身的价值观决定的,有的人认为值得冒险,便进去,有的人认为为了所谓缥缈的机缘,赌上小命,不值得,便干脆退出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群一阵骚动,有人开始退出,有的人选择观望,有的人却牟露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几个老家伙会为大家稳固入口半个时辰,大家抓紧时间进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