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咯咯咯,小公子真会说话

易无心四周打量了一圈,便不再言语,找了一处距离人群不太远的小山丘,大家暂时安身,他不想招惹任何人,耐心等待夫子等人的到来。说

    远处的上清宫的圣女,太过显眼,他隐隐感觉有一些熟悉,只是对方蒙着白纱,又被一帮女子簇拥着,他想不到在这个小世界内,会与这样的势力有什么交集,仅仅多瞟了多瞟了两眼,便准备凝神静气,打坐修炼。

    只是天不遂人愿,人不找事,事情却找他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小心你的狗眼,少城主看上的女人,你也敢多看,哼!”

    只听见一声恶毒的声音,成功的把周围的人群的目光吸引了过来,易无心很无奈摇了摇头,想低调行事,总是有人出来装十三。

    寻声望去,只见叶天成冷冷地看着他,而他身边站出来一个粗狂的大汉,一身修为到了聚气期5层,肩上扛着一把九环大刀,看起来十分霸道。轩

    正是此人,恶语相向。

    易无心一道神念电射而去,冷冷地盯着此人,此人如果再出来多事,他不介意帮他的主人教一教他如何做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此伙人是属于哪个势力,但无论是哪个势力,跟他又有什么关系?易无心不招惹是非,但也不怕是非招惹。打赢了就打,打不赢……想办法弄他!

    “上月姐姐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尚未开口言语,只听一声婉如黄鹂的空灵之音响起,寻声望去,只见一群白衣女子正款款而来,而带头的女子正是圣女。

    只见她玉带飘飘,似仙非凡,人尚未见,仙音缥缈而至,香风接踵而至。说这无疑让周围的仇恨值,又增加了许多,更多的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圣女的到来,少城主叶天成的俊脸一变再变,他周围的伺从被他释放出来的气息,压的喘不过气来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如玉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水上月眸光之中露出一丝惊喜,其实她早已经注意到了圣女之行的到来,只是因为身份的差距,她不想刻意的上前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上清宫的圣女是上清宫的圣女,她是她,虽然圣女跟她是表姐妹关系,但她也不卑不亢,没有必要让人觉得,她比谁卑微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形势又不一样,既然圣女主动的走过来打招呼,她当然不能再装作没看见,这才笑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是多年未见的姐妹,这一见面,就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人群,两人互相拥抱在了一起,样子十分亲热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师兄,易无心……而这位是大名鼎鼎的上清宫唯一的圣女,水如玉,也是我水族内最有天赋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见水上月给他介绍圣女的身份,易无心这才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女子,樱桃檀口,粉黛略施,点到即止,如那出水芙蓉,一身圣洁中带着女人的清香,让人闻起来,立刻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与水上月比起来,水上月更接地气一些,而此女脱俗的气质要比水上月要浓厚的多,果然不愧为上清宫的圣女,一身圣洁,让人有一种只可远观,不可亵渎的感

    觉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上月姐姐的表妹,您叫我如玉便可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的眸光一闪,盯着易无心,异彩连连,似乎易无心的脸上有花,看了又看,望了又望。傲似乎曾经认识易无心,前后比较,有了很大的差异,这让她好奇心渐渐地升起。

    “久仰圣女大名,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”

    易无心被盯得头皮一阵发麻,他发誓,之前根本和这个女子不会有什么交集,只是第一次见面,这女子为何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有一些纳闷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在他昏迷的时候,正是此女,以为他死了,带走了他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小公子真会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圣女一听易无心的夸赞,原本就心情不错,如今更是美滋滋的,只有不听话的女人,没有不听好话的女人。说这圣女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聊的火热,有人的眼神中更是火热,比如说此时的少城主叶天成。

    自从他认识圣女以来,一直被这个女人不假以辞色,如今却是和另外一个男人打的火热,这无疑是在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少城主,阅女无数,居然搞不定一个女人,如果只是那样就算了,被他视为禁脔的女子,居然还在和一个看起来像是一个草根出身的蝼蚁聊得火热朝天……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无疑是在打情骂俏!

    人有不平气,看啥啥不平。

    如果做一点什么,岂不是让人小瞧了他这个少城主!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垃圾,不想死的,赶紧给我死开,再和圣女多说一句,小心人头落地……”

    少城主言吧,一使眼色,只见身边的大汉九转连环刀往身前一摆,强烈的刀罡带起一阵呼啸之声,仿佛下一刻,便要斩向易无心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野狗在叫,真是聒噪……”

    易无心眼见对方堂堂一个少城主,居然出言如此毫无素质,哪里还忍得下这口鸟气,如果不反抗,还以为他怕了似的,这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回应,叶天成尚未说话,周围却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胆儿真肥,居然敢惹少城主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也不听打听,有几个人敢跟少城主这样说话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叶天成顿时脸色更冷,这一句话,动了他的底线,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这哪来的小子,迟早有一天,死都不知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易无心,你敢如此胆大包天,靠山宗也保不了你,我要代表宗主,把你驱逐出宗,省得你给本宗带来灾祸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原本有一些距离的南宫羽,不知什么时候,也到了此处,见易无心和天罗城的少城主起了冲突,不由得幸灾乐祸,言语之间,十分狠毒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给自己撇清关系,意思显而易见,此事是易无心个人的事情,与靠山宗无关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表明靠山宗的态度,不会帮助易无心,甚至有可能把他从宗派中除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