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终于还是来了(求收藏)

洪荒古界,万物自性,各自化育。轩

    距离此处不知几万里的一处灵湖边,仙灵之气浓郁至极。

    突然,霞光大胜,芳香四溢。

    原来有一株的红色果子恰好成熟,娇艳欲滴,果子尚且挂着仙露,在阳光的反射下,神圣无比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一处草丛里,一只百丈的洪荒巨蟒,贪婪地盯着果子,张开血盆大口,仿佛下一刻,这守护多年的赤龙血灵果,终于到手。

    巨蟒微微闭眼,喉咙间吞咽不停,尚未吃到嘴里,那种果子的美味已经让他垂涎不止……

    蓦然!

    有一庞然大物从天而降!

    恰巧砸在赤血龙果上!

    赤血龙果,遇血即化。

    而此时,这个从天而降的人类少年,浑身是血,四肢白骨森然!

    此人,正是被灵气蘑菇云波及,轰入云端的易无心。

    “吼!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到嘴边的美味,居然被一个又脏又丑的人类破坏,巨蟒仰天嘶吼,震怒的声音如雷霆万钧,震得原本就受伤过重的少年,周身血崩不止……

    “滚开!……”

    巨蟒似乎嫌弃眼前的少年碍事,只见它一个蟒蛇摆尾,下一刻,少年的身体被庞大的力量再一次抽飞……

    也不管少年死活,两眼死死盯着那株赤血龙果的地方。说

    只见原地,只剩下早已经枯萎的赤血龙果的枝叶,哪里还有一点,赤血龙果的影子?

    “该死的人类!吼!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此蟒蛇灵智已经开启,可言人语,下一刻,只见他抽身而起,向被抽离的少年追去!

    万年的守候,一朝被毁,他如何能够甘心!

    既然这个该死的少年,吸收了赤血龙果,把他吃了就是!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果子,可是他化形突破的关键!

    只是,奔驰几百里地,却不见少年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万里的一处偏僻的峡谷处,浓郁的灵雾里,各种稀缺的药材。网不少品种,外界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蓦然!

    空间微微一动,一位骑猪的少年的影子突然闪现!

    “老头子,老头子!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吗呢,干吗呢!一天到晚,喳喳咧咧的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在山腰的一处茅舍,一位白发老人,正在摆弄药材,突听少年叫唤,似乎早已经习惯了,少年这种招呼方式,十分不耐……

    “恁快出来,要出人命喽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骑猪的少年一个闪现,突然出现在了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中华光一闪,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,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灵床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突然发现少年的异样,老者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个败家玩意,带个死人回来干什么,这人要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,不是还没死吗,恁怎么能说他死了呢!”

    少年不服气,因为他亲手试探过少年的鼻息,这可是他好不容易从结丹期的妖兽手中抢来的,哪能轻易放弃。轩

    “和死没什么区别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神光一撇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吼吼!老头子,恁是舍不得你那些药材吧?”少年一脸鄙夷,

    “要不就是医术根本就不行!”

    “混账玩意,怎么说话的!”老者气急败坏,

    “老子从小是怎么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吼吼,老头子,恁没本事就是没本事,还以老欺小,哼!”

    “混账玩意,鲍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玩意,”老者盯着床上的少年,观察了一会,似乎改变了主意,“滚,带着你的那头蠢猪,去练习我教你的那套杀猪刀法!”

    “明天午时之前,带回来十副完整的凶兽骨架,少一分,这少年,我即使救活了也给弄死!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,他要是死了,看我不把恁棺材本全给败光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嘴上一咧,知道老头子这算是答应了,骑着他的那头小猪,一个空间闪现,下一刻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小

    待少年离开,老

    者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,表情有些肃穆!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出现了,唉!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脏六腑移位,全身骨骼断裂大半,神魂倒是稳固,”老者一边用神识探查,“咦?……自动修复,看来这小子福源不浅,奇遇不小!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是,只是变数会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按照约定,我只管医人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老者道袍一挥,下一刻,一只药鼎凭空出现,意识一动,药鼎逐渐变大,足有一人大小时,便停止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神魂练得倒是不错,境界也算是扎实,只是这身体,真是垃圾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瞎了混沌之体,却不懂得开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算你小子走运,遇到我,也算是你因祸得福了!”

    “洗骨花,血莲精,龙须冰火果,地心灵芝……”老者一边念叨,一边肉疼不已,这下真的要掏棺材本了,不行,得让小猪仔出去弄点外快!

    配好药材之后,只见老者灵力一吐,一道法诀打向药鼎,下一刻,只见药鼎下方的燃起了熊熊烈火。网

    “熬炼身体,需要七七四十九日,这些耗费得让小猪仔,十倍弄回来!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只见老者灵力一吐,易无心身上的衣服被除去的一干二净,下一刻,原本平躺的身体,突然被虚空扶起,

    “扑通……”

    易无心整个人被老者扔进了药炉之中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老者不断地往药炉里面加入药材,细火慢炖,帮助易无心熬炼筋骨。

    小猪仔每天都来探望几回,却见易无心气息比原来更为平稳,面色红润,身上的伤口也已经消失不见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只是最近,老头子让他不断地往外跑,根本没有时间久呆。

    “小猪仔,你去小龙女那偷一点先天龙气过来,你这兄弟需要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小猪仔一听老头子让他去偷龙气,像是被踩了猪尾巴,跳了起来,“恁太坑了,难道恁不知道那小暴龙有多凶残吗?”

    “上一会,被她发现了,居然追了俺十几万里!”

    “嘎嘎,你不是还是跑掉了吗,又没少一根猪毛!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,要去恁自己去,俺不想惹那小暴龙!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去?”

    “真不去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惜了,你这兄弟伤的那么惨,早已经动了根本,没有先天龙气,培元固本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可惜了啊!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?”

    小猪仔瞪大了眼睛,似乎想从老头眼中看出破绽。“唉!信不信由你!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子低头垂目,神色黯然,这让小猪仔更加无法判断真假。

    “俺就再信恁一回!”

    小猪仔盯着老者左看,右看,上看,下看,却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,心里觉得有诈,却不得不相信,万一是真的呢?

    “兄弟,等着俺……”

    骑猪少年,转悠了几圈,脑海中闪过小暴龙的凶残,咬咬牙,一拍胯下小肥猪,下一刻,直接空间一闪,便不见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你想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子刚想得意,却见虚空中,某处有空间波动,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,一副悲愤欲绝的表情,“你这个小猪仔,居然连老子的话都不相信了,太令人伤心了!”

    “俺只是再三确认一下,恁是不是在忽悠俺……”

    忽见空间的某处,小猪仔探头探脑的出现,身子却仍然停留在了虚空之中。但见老头子真的没什么破绽,这才最终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这小兔崽子居然学聪明了,”老者拍了拍胸脯,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得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哼!跟老子斗,你还嫩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一边洋洋得意,看了一眼药鼎里的少年,

    “都一个月过去了,也该醒了,难道脑袋摔坏了?”

    说完,老者摇了摇头,径直向门外走去,他还要继续去采一些药材,为了最后几日做准备。

    而此时药鼎里的易无心,早已经恢复了知觉,只是尚未完全苏醒。